本站最新网址永久发布页:
首页  »  [兽幼][小学风云]-另类小说




 
               小学风云


  作者:不详
  字数:36224字
  TXT包: 【小学风云】【完】作者:不详.rar【小学风云】【完】作者:不详.rar

2011-6-27 22:41   第一回下课钟在校园里响了起来,卖鸡蛋冰的老王知道再过个五分钟左右,
这间小学的校门口就会涌出一群放学的孩子,这群孩子在他的眼里可是财神哪,
他准时到了定位,拉上这台脚踏摊车的手刹,准备开始待会的忙碌。

  老师们也开始要准备下班了,虽然他们都会晚点走,但是总有几个老师是最
晚离开的。

  五年七班的导师张汉文这时仍坐在位置上批着作业,刚刚批完一整班的作文
本,现在正赶着把国语习作本给批改完,如非必要,他是很不喜欢把工作给带回
家去的。

  批完最后一本作业本,张汉文吐了一口长气,在办公桌前扭了扭脖子,伸起
懒腰来。看看时间也近五点半了,他收了收东西,打算下班回家。这时,坐在教
职员办公室东角的杨老师抬起头来对他笑笑道:「忙完啦?」

  「嗯!你还在出题啊?」再过几天就要举行这学期的最后一次月考,杨老师
是自然科的老师,这次五、六年级的试卷都是杨老师负责。

  「唉,可不是吗!」杨老师自己也是一个毕业班的导师,忙完班上孩子课业
才能忙出题的事儿。

  「呵呵……那我可不奉陪啦!我走先!」张汉文今年二十八岁,算是个很年
轻的小学教员,戏谑的笑容在他的脸上显出了一丝孩子气。

  「滚吧你!以后该你出题你就知道好死了……」杨老师挥了挥手活像赶苍蝇
似的,头抬也没抬。

  张汉文微微一哂,也不以为意,背起包包就往校内教职员专用停车场走去,
等他到了车前,摸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也没摸到车钥匙,他方才想起今天一早早
自习到班上时,因为觉得挂在腰间叮叮当当的十分吵,给他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
上。早上上了自己班和隔壁班的课后,也就没再回教室,今天不降旗,也只吩咐)

  班长在黑板上出了作业,这钥匙一直留在教室自己的办公桌上。

  瞧我这记性!张汉文自己敲了敲脑袋,转头往自强楼走去。「再不快点黄伯
可要锁门啦!」他暗忖。

  走到教室门口,转了转喇叭锁,一如预料的锁上了,这教室钥匙的备份他是
放在自己的黑提包中的,他翻了出来,正打算打开,忽然听到教室里传出了一声
小小的叫声,虽然操场的玩乐的学童声音很大,但他确确实实听到了那微弱的声
音。

  他怔了一怔,探头从窗台玻璃窗望了望教室。张汉文喜欢种些植物,在他的
教室走廊窗台上摆满了他种的花草,玻璃窗是木质的,玻璃分成上下共四片,下
两片是毛玻璃,上两片是透明的,寻常学童从外面看不见里面,张汉文自是看的
清楚。

  教室里有两个学生,一男一女,张汉文很容易就认出那是他的学生,男的是
班上的小帅哥,只可惜他的功课并不如他的外表出色,女孩子却是班上的小美女
之一,叫做萧雅琪。功课虽不是顶尖,好歹也是前10名上下。

  只见两个孩子相拥着,女孩坐在课桌上,两腿张着,内裤已被褪了下来,勾
在一只脚上,小毛头站在她两腿间搂着她,一张嘴在她的发间颊边乱吻乱嗅,猴
急的想把他那连毛都还没长齐却已经可以勃起的牙签往女孩下体挺进。

  张汉文瞪大了眼睛,他知道现在的小学生人小鬼大,个个精得什麽似的,浑
不像自个儿那一代般呆头呆脑。虽然小学生偷嚐禁果的事他也偶有所闻,然而他
可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班上,还让自己亲眼看见。尤其让他吃惊的是,居
然女主角会是这个在班上最为乖巧内向的女孩儿。

  乌黑柔长的发丝衬着酡红娇羞的粉脸,白皙修长的双腿,这麽一个可爱漂亮
的的小女孩,任谁看到这个女娃儿也不禁要心眩神驰,张汉文毫不怀疑这个女娃
儿日后必定是个让男人趋之若鹜,又爱又怜的美女。

  张汉文一时间没了主意,不知该不该进去喝止他们的行为,他觉得浑身毛发
起了阵战栗,眼神也变的狂热起来。

  「不要这样啦……别……别人看到怎麽办?」两个小毛头继续他们的游戏,
这时小女孩忽然展现出害羞而犹带着稚嫩之气的风情,连张汉文一时也呆了眼,
何况正在小女孩面前那毛还没长齐的的小毛头。

  「放心啦……不会啦……」赵宇和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在她腿上摩娑着,
渐渐地往她私处摸去。萧雅琪身子缩了一下,伸手按住了他手,哀求道:「不要
……」

  「琪琪,你喜不喜欢我?」

  萧雅琪抿着嘴低着头,慢慢地点了点头,声音比蚊鸣还小:「可是……可是
我们还小……」

  「喜欢我就给我嘛…上次我们没做完,我们今天做完好不好?不用怕啦…」

  这年头小学生是看些什麽长大的啊?才五年级的小毛头活像个大淫伲B这
种话也说的出来,这些搞大众传播的真该死一千一万次了!

  「可是……可是……」萧雅琪还在做最后挣扎。

  赵宇和当然不会让她得逞,天知道他当时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追到她的哪!

  萧雅琪是个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喜欢她的人班上再加上别班的,台面上少说
也有一打,可是要麽不敢说,要嘛就是临阵打退堂鼓,再不就是死缠烂打惹她讨。

  厌,全是一群俗辣巴加上得了脑震荡的白痴。

  想当初这一打「俊彦」里,生的比他还帅的至少也有八个,就算是那长得最
抱歉的五班胖班长,也不是真那麽让人望而生厌人家功课好脾气也好,他自己五
班的班花副班长还倒追他呢!更别提那个三班的才子韩毅了,人家可是教务主任
的儿子,会演讲会画画,唱歌作文一把罩,功课好的跟什麽似的,若说他们是天
上的十二星宿,那他赵宇和不过是个不入仙籍的土地公,还是最没香火的那个。

  可是哪!世事无绝对,最后还是他赵宇和把到她了……

  赵宇和永远记得他跟她告白的那天,是个星期六下午,他抱着个大布丁狗娃
娃,在她的钢琴教室楼下等了一小时,当她下课后人影儿刚出现在楼梯口时,一
下子从旁边蹦了出来,把萧雅琪给吓了一跳。

  他彷佛还能看到,还能听到那天萧雅琪又是惊讶又是欢喜又是害羞的表情,
低低溞χ鸭査觞N会知道她喜欢布丁狗?当时他的胸口热呼呼的,脸上也热

  呼呼的,只觉得那懒懒红红的阳光照在萧雅琪的脸颊耳根上煞是好看,浑忘
了回答,萧雅琪更害羞了,啐了一口轻轻打了他手臂一下,若不是他赵宇和不会,
他真想立马翻他十个筋斗。

  相对于「十二星宿」的无知和愚蠢以及俗辣行径,他才不会那麽贸贸然的找
排头呢!` 他偷偷的注意她的一切,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暗恋者的一切行动,只是
他从没用在功课上的惊人注意力在这里发生了作用,他知道她最喜欢哪一枝笔,
崇拜哪个歌星,她拿筷子的时候右手食指是翘着没使用到的,甚至他也知道她星
期一二会戴发箍,四五会扎马尾,而且会用湖蓝的缎边宽丝带,只有星期三她会
梳大家最爱看的公主头,萧雅琪梳公主头时彷佛真是个公主一般,把大家迷的跟
什麽似的。

  他存了两个月的零用钱,不买游戏月卡点卡,不买攻略本,零食也尽量少吃,
甚至还用了点心思在课业上,这点倒也让他在最新一期的「十大七班烂分数名人
谱」摆脱了万年老十的地位,一举登上「七班名人录」的第二十五名,当时他从
老师手中接过月考成绩单时,老师还夸了他几句,在回座时还跟萧雅琪的眼光对
了一下,下课后同学们跟他贺喜,连一向少主动和男生讲话的萧雅琪也鼓励了他
几句,他简直觉得快要飞上天了。、所以后来在那麽一天的下午,他抱着个大布
丁狗娃娃,在她的钢琴教室楼下等了一小时,当她下课后人影儿刚出现在楼梯口
时,一下子从旁边蹦了出来……

  总之,他这个七班名人录里第二十五名的新秀,把到了谁都想追,可是谁也
没追到的七班名人录里排名第十,更是这所小学五年级绝色谱里排名前三的小美
女。

  脸嫩的萧雅琪不让他告诉别人她答应做她赵宇和小女友的事,不过家人回家
得晚的雅琪会让他到自己家中做功课,或是去赵宇和家里写作业,也只有这时候

  ,赵宇和才有一点机会和她亲昵些。

  上个礼拜三,两人在赵宇和房内写完功课,聊了一下子,忽然都安静了下来,
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时都不知道要说些什麽,这时夕阳从窗外透过白色窗帘洒,了
进来,衬着慢慢感到害羞而低下头的萧雅琪更显得美丽。

  赵宇和心里跳了一下慢慢地靠近她,亲吻了一下她的脸庞,嘴里朦胧地道:
「琪琪……你好漂亮啊……」

  雅琪本来和他并肩坐在床沿上,身子一软便向后倒了下去。赵宇和大着胆子
伏了下去,但也不敢当真压在她身上,只轻轻搂着她的肩膀唤道:「琪琪……」)

  雅琪羞得连耳根都红了,眼睛仅仅闭着,长长的睫毛颤动着,他着了魔似的,
往她小嘴吻去他搂着她吻遍了她的脸颊和耳根脖子,这是他从电视剧学来的,雅
琪也因为他的举动身子更加发软发热,他的手探进了他的裙子,轻抚她的腿,想
拉下她的内裤,雅琪这时忽然惊醒,身子一缩,伸手压住了他使坏的手:「你…
…你好坏啊……」

  赵宇和涎着脸:「琪琪让我看好不好……我没看过你们女生那边嘛雅琪窘得
紧紧压着自己的裙子,道:」不行啦……「

  「好啦……拜托嘛……一下下就好了……」

  雅琪更是死命摇头。

  「那不然我也让你看嘛!这样就公平啦……」

  雅琪露出惊慌的神色,急道:「不不不……我不要……谁……谁要看你的…

  …:你的……「

  脸皮薄的她一时也找不到形容词,结结巴巴的。

  两人都是穿着便服的,雅琪是件鹅黄的连身裙,赵宇和是T恤加短裤,没等
她说完赵宇和已经一把拉下自己的短裤和内裤。

  雅琪尖叫了一声,双手忙捂住双眼,瞋道:「讨厌啦你……」

  赵宇和趁机在这时候一把扯下她那件可爱的花色内裤。

  一幅从未见过的美景出现在他眼前,修长的美腿间生了个浑圆的小包,中间
有着一道裂缝,整个外阴部一根毛也没有,跟他偷看的S片和网路上的贴图都不
一样。雅琪的身子刚开始发育,外阴长得还未完全,还是紧闭着的,张宇和还未
看完全,雅琪就伸手遮住了下体,急道:「你怎麽可以这样,你欺负我……」说
着竟哭了起来。

  赵宇和又哄又骗,又指天又对地的保证自己一定一定不会乱来,也会一直一
直喜欢她,雅琪还是拧了半天,才让他拉开自己的手。赵宇和趴在她的两腿间,
将她的腿拉开,看着她的阴户,微微分开了一条缝的阴道口有些红,小阴唇围绕
她的粉红色的小屄洞折叠着,他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上面刮了刮,引来了雅琪一阵
颤抖和喘息。

  抚摸了一阵,赵宇和爬起身,学着电影里的姿势跪在她两腿间,将她的腿拉
到自己腰侧来,一手扶着老二,对着她的阴部,想往里插,可是龟头在雅琪阴道

  口磨蹭半天也进不去,饶是如此,那种舒服的感觉仍是让他感觉好极了,没
一会儿就射了。

  美好的回忆张汉文自然是不知道,也不会在此时正满脑子想做爱的小毛头的
脑海里盘旋太久,就在他扶着老二,对准雅琪的阴道口正想一鼓作气以雪前耻时,
教室门忽然砰的开了,脑后传来一声断喝:「你们在干什麽!」

  第二回天晴日好,云澹风轻。

  空中飘着一朵朵白云般柔软的棉絮,飞呀飞的,随着微风吹过树梢,飘过楼
房散向四处,萧雅琪拈起一朵停在她红色苏格兰百褶裙上的棉絮,在指间把玩,
挑弄着当中黑色种子,一阵清风拂过她的脸庞,让她的发丝飞扬了起来,她澹澹。

  眉毛下的美丽大眼低垂着,眼神没离开过掌指间的棉絮,仅仅伸出左手拢了
拢被风吹乱的鬓发,竟有着一种恬静自得的美感。

  张汉文在侧花园找到她时,见到的正是这副景象。穿着学生制服的她正坐在
一张木制凉椅上,彷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注意到他的靠近。直到张汉文走
到她跟前才如梦初醒,抬起了头望他。

  张汉文只觉心中有种很宁静温馨的感觉,在旁边伫立了一会儿,才走近雅琪
身旁,见她注意到自己了,露出笑容道:「走罗……」

  雅琪垂下眼光点了点头,张汉文能轻易发觉她的眼神在那一瞬间透出的惊慌
和无奈,以及她那睫毛的轻颤。他伸手握住了她纤细的手掌,感受着她小手的柔
软。

  雅琪默默的让老师牵着手,随他到了停车场,临上车时,又是一阵风起。她
若有所觉,转过身子抬起了头,缓缓伸出白皙的手掌,让一直握在掌心的棉絮随
风而去。她仰着小脸,漆黑的双瞳盯着那棉絮越飞越高,愈来愈远,直到隐没在
视线外,才回过眼神。

  张汉文在旁静静等待着也不催她,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直到他回过头才说
了句:「上车吧!」

  雅琪躲着他的眼神,拉开车门上了车。

  一路上雅琪沉默无语,只有张汉文跟她说着话。她不敢抬头接触老师的目光,
这几天不论是课堂上,还是放学跟老师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觉得老师看她的眼
神,彷佛把她看穿似的,那目光就像针一样,不但钻透她的衣服,也会钻到她心
里去。

  她会有种回到那一天的感觉……

  张汉文面无表情,冷冷看着坐在课桌上,对着他张开双腿的女孩。

  她光滑无毛的耻丘上,还沾着赵宇和因为惊吓而射出的精液。那个赵宇和在
他闯入时喝令他们维持姿势不准动时吓得软了下来,老二缩成一团可怜巴巴的挂
在那儿,他铁青着脸数落了几句,喝止他们想穿上裤子的举动,拿过教鞭往他屁
股上抽了几鞭子,让他穿上短裤,背上书包先回家去。

  人家说乐极生悲,虽然赵宇和实在没到乐极的程度,但确确实实已经生悲的
他早吓坏了,只差没尿了裤子,屁股上火辣的疼痛和东窗事发的恐惧让他一熘烟
离开学校。

  门窗又是紧闭着了,女孩维持着姿势,脸颊因为羞耻而染的通红,双腿发抖
着。他拿出面纸上前帮她擦拭秽物,又在教室内的清水桶中沾湿了面纸仔细替她
清洁了一番。雅琪浑身因紧张战栗而起了鸡皮疙瘩,老师不时触碰到她裂缝的手
指更令她紧闭着眼一点也不敢睁开。

  张汉文拿过一张椅子,在她对面坐下,正对着她的胯间。雅琪几次羞得要把
腿阖上,都在他的冷眼和哼声中又打了开来。张汉文拿着藤条,在她大腿内侧来
回轻轻刮着,泪珠自美丽的眼睛里一颗颗滚落,濡湿的粉脸显得楚楚可怜,她抽
咽的道:「老师……我……我……」

  他用藤条在她的裂缝轻轻刮着,这举动让她发出了梦呓似而压抑的呻吟,藤
条很快找到了那又人的粉红色入口,朝里面轻轻顶了一下,雅琪痛得哼了一声。

  他哼道:「怎麽,这样很舒服是吗?小小年纪不好好用功念书,开始学大人
上床了啊!是不是要我告诉你爸妈啊?」

  雅琪闻言全身更是发抖了一下,脸色也苍白了起来。

  「老…老师……求你别告诉我爸爸妈妈,他们……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雅琪噙着泪,哀求着说。

  张汉文的教鞭滑到她的小腿,三两下将她挂在脚边的内裤从脚踝处勾了下来,
挑在藤条尖端,又回到她的阴道口四周轻轻摩擦。

  「脚张开一点!不要告诉你家长?你这麽小就在跟男生乱来长大还得了,老
师还以为你是个很乖巧懂事的女生呢……哭什麽哭!你不是好奇这种事吗?那老
师就教你啊!」

  「老师……我……我没有……」张汉文在她下体的狎弄让她阴道口微微泛出
了晶莹的水光,她的身子抖的更厉害了。

  张汉文收回藤条,取下那件润湿了一处的米白的色内裤。内裤的样式界在少
女和儿童之间,缀着细细的蕾丝边,他忍住想拿到鼻前闻一闻的冲动,将之收到
了裤袋里. 「还说没有呢…看看你,下面都湿了喔!老师摸你这里是不是很舒服
啊?」

  张汉文走到她身旁搂住她,用手指在她的裂缝口轻揉着。「不用怕,老师会
慢慢教你这种事的,以后不可以跟男生乱来,知道吗?你还小,很多事都还不懂
呢!」

  雅琪被他的一番爱抚弄得娇喘连连,不只是美丽的小脸,整个身子都羞得滚
烫起来,看得张汉文更是慾火高涨,几乎想立刻解放跨下肿胀分身呐喊已久的渴
望!

  对于老师的举止,雅琪又是害怕又是羞赧,小小的嘴唇抖颤着。虽然她并不
完全了解性这回事,但是不代表她真的一无所知,她很明白自己可能会遇到什麽
事情。

  「老……老师,求求你……不要……我会怕……」雅琪鼓起勇气哀求着,浑
不知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只会引来男人更旺盛的兽性。

  张汉文的手指没有停过,中指还探进她阴道至第一指节,嘴唇轻轻在她耳边
呵气亲吻,心里正在盘算要不要把这个学生给上了。

  张汉文并不了解自己心中深处那种热切而蠢蠢欲动的渴望从何而来,他在网
路上看过西村理香和一些其他小女生的写真裸照,都拍的十分唯美可爱,甚至是
小外甥女的身体,可他不是没有过女人即便是去年那次擦枪走火的经历,或是往
后的几次,他也从不认为自己是萝莉控。而在他高中乃至大学的时期里所交的女
友中,随便一个都比这个小丫头更令人着迷,,可他现在却被眼前青涩稚嫩的身
体深深吸引住了视线。

  我要她!张汉文忽然冒出了这想法,不仅是雅琪的处女,而是她全部的身心
意。他知道他现在立马可以把这个女孩给奸了,既满足了满腹慾念,这个学生也
必定不敢反抗,甚至会乖乖成为自己的禁脔。只是他知道这麽做这女孩绝不会像
色文和AV片里一样,这样就臣服在自己的淫威下。

  征服一个女人的身心,让她全心全意依靠自己,是男人除了事业有成外,最
自豪的成就,让一个小女孩乖巧柔顺地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想来也是件窝心的
事儿。说真的他平时也蛮疼学生的,尤其是女孩子,除非他真的发怒,否则班上
几个较调皮的女娃儿有时总对他没大没小的。而眼前的女孩平常婉娈柔顺,自己
也是颇为喜爱,倒也不忍就这样破了他的身子。

  何况天色晚了,再不离开可能会被校工黄伯给锁在这里. 这麽一个粉嫩玉凋
似的女孩应该是在床上接受他的调教,虽然在这里有另一种侵犯学生的快感,可
是他并不希望有任何让别人发现的机会。

  片刻间,他有了计较。

  他把雅琪抱下地来,双手捧住她被泪水沾湿的脸蛋,在她柔软的小嘴唇上吻
了一下道:「好啦……不哭啦……老师改天再教你这件事。现在嘛跟老师回家,
老师知道你爸爸妈妈都要很晚才会回家,老师煮东西给你吃。你再告诉老师为什
麽会跟赵宇和做这种事,嗯?」

  雅琪小小的身子仍是颤抖着,低低地嗯了一声。张汉文抱着她,鼻间尽是她
身上澹澹的幽香气息,不似少女般那麽的甜腻和醉人,却另外有着让人充满心胸
的温馨感。

  他的手又悄悄探进了她的学生裙内,揉着她的屁股,在她耳边问道:「刚刚
感觉怎样?有没有很舒服啊?」

  她不安地扭着身子,咬着唇没有答话,他笑了笑,心知也不好一次逼她太过,
但他相信,有一天他会亲自替这个忍人怜爱的学生开苞,好好地上一堂性教育课
的。

  当车子在地下停车场停好的时候,雅琪才在自己的沉思中醒了过来。自从那
一天开始,她天天放学都是跟着老师回家。她还记得那天她忍着下体一片冰凉的
不适和羞耻,第一次来到老师的家。门一开,她瞪大了眼睛,差点吓了一跳。

  她可没见过那麽乱的屋子。沙发和地板散落着衣服裤子袜子,还有旧报纸,
矮几旁那个小垃圾桶满满的都是垃圾,矮几上都是书,甚至还有吃完没收的泡面
碗……

  想到这里她嘴角不禁泛起微笑,平常家里因为父母都忙,所以她会帮忙打扫
清洁,她自己的房间更是整理得有条不紊。那时老师看了她的神情,表情有些尴
尬,乾笑了两声,快手快脚把沙发上的衣服裤子旧报纸给抓了个满怀,对她说:
「你先坐吧……呵呵,待会儿老师做饭给你吃啊!」

  老师对她挤出一个笑容转身就走。可是她怎麽看都觉得那个笑脸上明显多了
三条直线,头顶上还飞过一只乌鸭,一副被人发现秘密的尴尬糗模样,她甚至看
到了老师的脸似乎变成红色的。

  这真是刚刚对自己上下其手的那个男人吗?

  第三回如果张汉文还有什麽可以让雅琪再一次惊奇的事儿,那就是他居然连
西点蛋糕也会做了,雅琪眼中这个奇怪的老师,有时候看起来什麽都懂,有时候
却又是煳涂又邋遢的,煮一手好菜,可是往往会忘了关炉火;堆了几天的衣服好
不容易要洗了,结果却忘了放洗衣粉,这到底谁照顾谁有时还真难说呢!

  她花了几天功夫帮忙整理老师的家,书柜里的书摆得是井井有条,衣服更摺
得整整齐齐,端的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汉文却看得私下穷嘟嚷:「弄得这麽
乾净,要怎麽住人啊!」每次都换来了她的一个大白眼。

  明天是开同乐会的日子,地点在汉文家里,这是放暑假前汉文因为孩子们考
试成绩理想而答应大家的,汉文还答应会准备一些糕点,刚开始她以为老师要跟
哪间蛋糕店订购,哪知老师居然说他要自己做,而且居然连器具都有,她才注意
到厨房流理台下的一个拉门居然是个大烤箱。

  经过一阵子的怀疑,汉文俐落的动作和流程,终于让她相信老师是玩真的了,
她也乐得跟在旁边观摩学习打下手。

  「可以放糖了吗?」雅琪看着在电动搅拌缸里蛋白霜问。

  「嗯……还没好,再等等……」张汉文手里也没闲着,将筛过的面粉倒入搅
拌好的蛋黄液,拿起刮板开始翻拌。

  很快的月考结束,也开始放暑假。雅琪也渐渐习惯跟他在一起,虽然看的出
来对于他的调教仍是有些抗拒,但比起之前已经有了较大的进展,或许是身为家
中独生女的雅琪感受到了他的关爱了吧,虽然这个关爱带着目的,染上了淫秽的
气息,但是他是想尽办法让她不觉得受到了欺侮的。

  这次期末考班上的孩子成绩都还不错,也算是没给张汉文丢了颜面。虽然小
学生没有升学压力,但是课业复杂繁重程度却也比张汉文儿时还要多得多。既有
英语教学,又有因本土意识抬头而造就的本土语言教学,以闽南语而言,受限于
它有音无字的天生不利条件,他每次看到教材上那强牵附会,东拉西扯的用字,
就不禁要摇头叹息。

  大江南北五腔十调,光连「稀饭」的讲法都有北部腔和南部腔,何况讲话时
的语调尾音各地又都不同,岂是一本狗屁不通的教本可以传授的。

  不过班上孩子倒还是喜欢汉文教闽南话的,他那一口地道的南部腔调,既显
得土气又带着亲切感,可让学生们学得津津有味,时不时模彷他讲话的声调神态
来取乐,这也算是一种寓教于乐吧。

  在五年级里,最具份量的老师是三班的黄莺。当然,从名字上来看,这老师
或许真人如其名,声若黄莺娇啼,人若天女入世,但是正如世上每个老太太都曾
经是个怀春少女,刚刚的形容词只适用于三四十年前的黄莺,而万万不是现在。